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动态>
关于燃灯寺公墓的几个诗人
时间:2020-01-09 11:24来源:未知 作者:superadmin 点击:

墓地长出的荒草
  如胡须缭乱
  颓唐了他乡行人

  纸钱 香蜡 酒以及孤独
  摆在我们的昨天
  大地 待之以宽

  你抬头望了望天空
  恁地多出一行
  春寒的雁字

  胡豆花开了
  靠近昔日的田园
  几声鸡鸣 桑叶儿新

  鞭炮 解冻碑上文字
  岁寒碎 尔时
  松果落入祭品中
《立春》
  被种进泥巴地被种进三尺深的地方之后,老天浇了场雨,说可以活得青绿
  现在,这就算是我的家了,喊一声时间和风,阳光和星辰就收储在这儿了现在,我被杂草羁押着,用它的嗓音和土地说着话
  浮生,泪是流不完的它和我一起进入墓穴在一段春风中怀人,枯坐。那么平静

  《雨水》
  我闻到自身的暮色与潦草的黄昏抱在一起。乌云来了雨来了,雨下落在墓地下落在虫干净的鸣声上。被雨水捆着我就是这雨水的幻象在冰冷的吟唱自己的命运。雨水、风一道又一道闪电,在我的身体中夯实着它们的位置。受了惊吓藤条抱住我脚踝聚拢过来,一群灰山雀,被闪电和雨水驱赶着,把我认作栖身地


  《惊蛰》
  一阵雷声推我醒来雷声过后,白蝴蝶飞过来在我的坟头献上一段舞曲它运送回磨盘似的朝阳和落日
  运送回一个朴素的村庄那么真实,恒久,又空幻柴门紧闭,我像在尘世一样掩在闺中以我为镜,它用软软的爪子挠着睫毛一些花粉落下,在日子上反光在光线的枝头,端庄明亮。蝴蝶一定是我前世的友人从一个地址寻到另一个地址——一花一物,祥和幽静解冻回春,它们在我的眉梢盘桓活的记忆


  《春分》
  受孕。怀上一山坡桃红、李白
  一两只翩跹的蝴蝶……

  爱着。啊,一场春正收回脚印一个年青男人奔跑过
  万物萌动。蝴蝶纷飞梨花带泪,一枝桃花,便从墓碑后探出跃上风的脊背……
  它们一齐回过头来,看着我,等我发号施令

  《清明》

  像一枚印章,盖在山坡上清明了,不许哭,不许焚香我只看风清、草梢、柳絮的眉眼儿飞走出来,在墓地的一角,抱膝长坐看坟墓的风水摆向看土壤开始湿润;看人世微弱的善恶看一队队蚂蚁经过发着呆,等日头出来抚摸我,晾干我一身的水气
  荒草一样,我的名字被人工造就在墓碑上,肃穆而荒僻。恍惚着——看见有死者从坟墓走出在山头“均平富”


  《谷雨》
  ——雨以流水的形式抱着我的坟墓像农历里记载的农事——一只布谷飞拢来:“布谷,布谷”它的嗓音攫着土地的腥味春天是不分阴间和阳间的现在,一粒萌芽的谷子打开所有的渡口在鸟的鸣声和一个节气里渐渐,浮现

祭祀的人
  还没有从春天出来
  盛夏寂静、悠远
  阳光比以往灿烂
  我看见一群羊,头顶
  朵朵白云
  懒散、自在
  走进墓地
  草丛中的花
  一朵朵
  悄悄开放
  生怕惊动土里的人
  一群黑蚂蚁
  根本无瑕顾及我,它们
  忙忙碌碌
  像是往洞里搬运正午阳光
  山川、河流、大地
  缺一不可,唯有
  我是多余的
 

首页 - 陵园介绍 - 陵园赏析 - 陵园文化 - 风水文化 - 殡葬文化 - 访客留言 - 联系我们 -